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黄南报文学副刊 秋天,徜徉在七里镇 老屋 在弯曲的风里(外一首)

第7版:文学副刊 PDF原版PDF原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8 年 11 月 05 日 星期一   07

秋天,徜徉在七里镇

石油城散记

这一次我们在秋天的阳光下行走在前往七里镇的路上,路途中,随处可见绚烂盛开的红柳,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红柳居然也会开花。一簇簇,一丛丛,在我们走过的路上安静地存在着,红柳枝头开着鲜艳又低调的暗红色花朵,不知怎么,看着它们我居然想起了禅,安宁、寂静、淡然,容忍——禅的低语在这一刻如此清晰。

我们走下汽车,在一大片红柳丛中留影,我甚至想折一枝红柳带回家去,在粗线条和近乎凝固的北方景致下,它们那绚烂、不张扬的红成为我们在旅途看到最多的一种颜色。天空那么高远,阳光如此纯净,在无边的荒漠中你仿佛能感受到无边的寂寞,蓝天如同一幅巨大、静止的幕布,时光也仿佛凝固了。也许只有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地方,我们才会对红柳产生如此深刻的印象吧。

我想象着当红柳的暗红色花朵凋谢之后,它们修长而柔韧的枝条会被巧手的匠人们加工成各种的背筐背篼,如果有一只红柳的背篼该有多好哇,我可以把所有关于西行的记忆全部装进去,然后如酒一般封存起来。当我们在傍晚抵达七里镇的时候,这里安静又整洁,不见想象中苍茫的大漠与漫天的黄沙,我们在这里看到更多的是白杨树,棵棵直立,绝不旁逸斜出的钻天杨。那个早晨我们走过小镇独有的防护林,心里是那样一种清静又安宁的感觉。路两边银灰色的树杆像箭一般直立着,苍绿色的树叶在大风里翻飞,将一树“沙沙沙”的歌声传递给行走的我们。

笔直的,枝干直指蓝天的钻天杨,在这一片防护林带里傲然挺立,一棵棵单独的树站立在一起就连接成为一个整体,就具有了无穷的伟岸的力量。与我们同行的青海石油作协主席曹建川介绍说,防护林是从上个世纪80 年代开始建设的,小镇的人们以义务植树的方式历时30 年建成了9 条、全长达13 公里的防护林带,栽植有钻天杨、新疆杨、沙枣、红柳等各类乔灌木20 余万株。这是一道备受人们关注的防护林,是数年来驻扎于小镇的青海石油人用心血浇注的“绿色长廊”。

我们走过这一片防护林,我总会不由自主地仰望那些钻天杨,看它们“伟岸、正直、质朴、严肃”的样子,想象它们多年来在风里,在雨里,在阳光下傲然挺立的样子。呼天啸地的风应该是这里的常客,风来了,在空中打着悠长而响亮的口哨,于是白杨树的叶子开始激烈地颤抖,枝干也随着风的方向狂乱地摇摆起来。树叶像海浪一样翻过来又覆过去地舞蹈,它们“沙沙沙”地释放着与狂风搏斗时快乐的呼号,树叶背面泛着银灰色光泽的那一面,浮起又落下,落下又翻起来,像一汪起伏不定漂浮在空中的树叶海,美丽得让人不知所措。

七里镇的防护林被人们称作“塞外戈壁改造自然面貌的一面旗帜”,是七里镇的“卫士”和“守护神”。在我们一路向西的旅途中,白杨树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另一种植物,它们朴素寻常,是树中的伟丈夫,它们将一个黄沙漫天的小镇装扮成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葱茏美丽的石油之城。

我们从小镇遥望阳关。

“吹一曲吧,再吹一曲吧。”我不断地请求着旁边会吹箫的小伙子,于是,箫声婉转而舒缓地环绕在我们身边,一曲又一曲的箫声,像大漠流云一般平静的箫声,飞向天空,落入黄沙,成为我们在那个早晨最美好的记忆。

箫声沉静,时光悠远,四野苍茫……我仿佛看到戈壁深处,流动着的是绵延千年的纯真信仰和南来北往的商旅驼队,它们穿过绵长悠远的历史向我们走来。昨天与今天、历史与现实之间到底有着多遥远多漫长的距离呢?古诗曰西出阳关无故人,我们且在阳关的蓝天白云下尽享一回音乐与沙的盛宴吧。

我们赤着脚走入沙漠,去认识那一粒粒的沙。

这是小镇附近不远处的一座沙山。阳光是金色的,沙是金色的,我们在金色的沙地里行走,把自己也幻化成为一个个金色的小人儿。我们在干净的沙上留下一串又一串的脚印,我们欢乐的身影在这个傍晚绚烂了这一处静默的时光。

我们在沙漠里奔跑,在沙地里尽情释放自己的心灵。传说这一片沙漠起源于太阳,太阳赋予它无限的生机与能量,在一段漫长的时间里人们曾经将它遗忘,而今人们又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只为了一睹沙的苍凉与壮美。南来北往的客,游走四方的心,就在这样的一个时刻被黄昏的这一片沙海所打动了。在我眼中沙是有生命的,那一粒粒的沙都来自于太阳,如果有来世,我愿幻化为这大漠下时空里的一粒沙,与阳光、流云、星辰为伴,在昼与夜的交替中随宁静的风苏醒或冬眠,静听茫茫人海中那每一个属于生命的红尘故事。

这让人又恋又恨的沙啊,在这样的黄昏是这样的让我们痴迷而不知归路。

在沙地里,我看到零星生长的骆驼刺,矮小的一两丛,翠绿色的枝叶顽强地匍匐在沙地里,并且扎下根来。这里的植物如此顽强,一阵风,几滴雨,阳光茂密,它们便随意地生长出鲜活的生命,如同这里的人们。他们和这沙漠有着千丝万缕扯不断的联系,他们是这方土地——七里镇的主人。

在30 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沙丘遍布、砂砾覆盖的戈壁荒滩,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群充满激情的青海石油人带着开疆拓土的希望和梦想来到这里。他们在寸草不生的大漠深处,用青春的热血播撒着星星点点的绿色,逐渐地小镇开始有了生气和人烟,逐渐地小镇生长出无数石油人的创业梦想,这里被建设成为一座具有现代气息的新兴石油城。

我们在位于七里镇中心的青海油田展厅,感受到30 年来一代又一代的青海石油人在这里跋涉的历程,他们奋斗过的生命印痕。这个两千多平米的展厅,浓缩了柴达木盆地的地质演变、勘探开发、人文自然,展示了柴达木石油、天然气的开发历史。这里的每一帧图片每段文字,都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青海石油人坚强而不屈的奋斗历程。籍此因缘,我们结识了多位奉献于油田的普通劳动者。不论是白发苍苍、已经退休的油田第一代职工,还是追随父辈理想和使命、愿意为了油田奉献青春的年轻一代;不论是来自基层一线井下连续油管大队的成员,还是采气厂马北试采作业区的一名普通技术员……我们在小镇遇到的每一位个体都在真切地表达着他们对油田的热爱。这是一群人,是无数人汇合起来的一种力量,在琐碎平淡而艰苦的生活环境中所做出的艰难改变。他们独立坚强、无私敬业、善良而质朴,普普通通的他们聚合在一起创造了柴达木盆地以及青海油田的昨天和今天,成为青海高原石油精神的缔造者和传承者!

这就是七里镇和七里镇的主人们,让我们铭记在心,给我们深刻触动的一个伟大群体。七里镇从青藏高原的柴达木盆地走来,从敦煌戈壁的漠风中走来,这里的蓝天白云亘古不变、这里的大漠黄沙随风流转、这里的每一株植物都有着婆娑的姿颜……离开得久了,我突然很怀念七里镇广袤的蓝天,纯净的阳光以及防护林带那一片在风中沙沙作响的白杨树。

让我们找一个秋天再回去吧,回去看看那些人,那些树,看看路边那一望无际的红柳丛。

稿件录入:陈思超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