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黄南报文学副刊 杨廷成:雪落青海 (组诗) 我的青海

第7版:文学副刊 PDF原版PDF原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3 月 20 日 星期五   07

杨廷成:雪落青海 (组诗)

雪落青海

我听见风举着刀子

杀开一条血路呼啸而来

沉重的喘息声

如一千头牦牛越过山岗

群峰静寂

都紧紧地屏住了呼吸

大湖裂开了冰隙

把嘴唇都咬出殷红的血色

唯有不甘寂寞的麻雀

披着昨夜的一身月光

在草原上拍翅嬉戏

雪地上,留下一行春天的足迹

大雪一层又一层地落下来

把远山妆扮成一尊又一尊的菩萨

当解冻的河流吟唱着祈祷的经文

苍茫而辽远的青海也越来越干净

大雪中过临洮

—— 兼致诗人阿信

在夕阳落山的时候

与一场大雪同时而至的

是我们悲壮而疲惫的脚步

很早很早以前我知道

这里有一条河流,沉睡的石头

可以绽放出古色古香的花朵

不久以前我才知道

这里有一个村庄,唱歌的少年

把洮河的春天吟诵得山花烂漫

此刻,白杨树伸出铜杆铁枝

积蓄着浑身的力量向天空敞开胸怀

那可是你站在故乡的村口上

听慈祥的母亲唤一声亲切的乳名

两头北方的牛

站在初春的原野上

抖落了一身的风雪

多么像我们曾经健硕的父亲

等待惊蛰的一声春雷在天边响过

炊烟升起

是谁在不经意间打翻了醇香的酒杯

这荡漾着乡村味道的冽风吹过

将远方归来的游子们一瞬间醉倒

兄弟,我们都是在大风中抱雪取暖的人

雪融时,从手尖上流过一河浩荡的春水

苦难终将过去

春天正在敲门

驶向春天的航船

这个春天

听说你要去远航

你期待的盈盈眸光中

开满了黎明前的花朵

亲爱的

你只听见了海鸥在歌唱

你可看见风暴己从远处呼啸而来

梦幻般的海平线上

一抹朝霞如你兴奋难耐的红晕

而海水覆盖的万倾波涛之下

一座座冰山正擦亮魔鬼般的剑锋

我在西域的漫漫沙海里

看见驼队不因沙尘肆虐而停止脚步

是的,既然选择了远方

那就开始你风雨兼程的航行

你看见彼岸的渔火了吗

那是我在暗夜里为你点起的一盏心灯

明心寺的荷

向死而生

喧嚣的夏季稍纵即逝

那些羡慕的眼神及媚俗的追捧

被刀风剑雨一瞬间吹得没有了踪影

荷塘寂静

走过栈桥的善男信女谁能记得

在那一季的天光云影里

你的千姿百态惊艳了多少时光

梵音缭绕

荷叶是一叠谁也读不懂的经卷

曾为那一弯明月的召唤

你的胸襟间荡漾起不息的波澜

就是死去

也要以荷的姿态在尘世间站立

倾听耳隙间有雷声响起

期待惊蛰之声从春水上一跃而过

中元节祭父帖

你深深塌陷下去的眼眶里

曾经火焰般的目光渐渐熄灭

你当年攥紧时骨骼嘎巴作响的拳头

再也无力拉起儿子不忍你离去的双手

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走了吗

沿着你年轻时牧羊的山路走去

你是一个孩子又依偎在父母的身边

你是一个丈夫终于找到了妻子的归处

还记得冽风刺骨的早春

田野上你挥舞牛鞭匍匐耕作

粗布的衣衫被山风肆意卷起

是一面旗帜在我的梦中哗哗作响

难忘记蝉鸣四起的秋夜

我们躺在草垛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浩翰的苍穹里藏着我斑斓的梦幻

麦香味浸透的风吹来你爽朗的笑声

你用闪光的犁尖划破三月的土地

那是父亲写在大地上最美的诗行

你骑着那匹枣红的大马走进村子

比那些凯旋归来的将军威武百倍

在那些老去了的时光里

黄昏的落日伴你站在村口

你朝着山那边的云雾眺望

等待儿女们如回林的鸟儿归来

那一夜,我紧握着你的双手

不忍离去,却终将离我们而去

我似乎听见你蹒跚的脚步声

在月色里如一条长河瞬间流向远方

从此后,这座苔藓斑驳的老院

再也听不见你大醉后哼唱酒曲的声音

从此后,这个百年风雨的村庄

再也看不见你回家时踏着夕阳的身影

你与脚下的这片土地相伴一生

最终又回到了它温暖的怀抱里

你睡在故乡高高的山岗上

看三月花开,五月雨来,八月麦熟

此刻,窗外的秋雨如万箭穿心

还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加疼痛

我似乎听见父亲在风中急切地召唤

让漂泊的儿子早日踏上梦里村庄的归程

寒衣节记

此刻,青海大雪覆盖,

故乡风声呼啸。

今夜,

我远在天堂的母亲,

谁能为您披上一件御寒的衣衫,

又是谁能为您掖紧被大风掀起的被单……

廊檐下高挑的那两只灯笼,

是儿子翘望你归来而熬红的眼睛,

堂屋前燃烧的那一支白烛。

是儿子期盼你归来而流泪的心扉。

有多少话,

还没有来得及诉说,

有多少事,

还没有来得及去做。

那年春天的一场大雪中,

记忆中的北风刀锋一样寒冷,

你悄声而去后,

我的世界里再没有温暖的笑声。

此刻,我听见了冰河呜咽,

我看见了大地无眠……

雨 水

北归的雁阵

翅膀间抖落了一支羽毛。

它在干净的天空上

以稚嫩的笔画写下第一首

爱的诗行。

一场久盼的细雨

似乎跋涉过千山万水

落在人间,落在我的心里。

大地渐渐丰盈起来

让我想起了你的模样。

这个冬天就要结束了

落在我头顶的那一层层大雪

顷刻间化做一滴滴春水。

干涸己久的眼睛

一瞬间就亮了起来。

我听见那些急不可待的青草

在土层深处摩拳擦掌

发疯似地刺破了桎梏。

以惊奇的眼神

打量着这个新鲜而温暖的春天……

白 露

是谁的眸子如此忧伤

在这繁英落尽,西风冰凉的日子里

望穿长空中一行南归的雁阵。

又是谁洒落一串串泪珠

在一声叹息中,在秋天的最深处

压弯了草木挺拔的腰身。

未到黄昏

天空就早早低垂,

云朵某一刻的静止,已一点点被记下。

还能到一滴露珠里面去吗?

而穿过这明澈纯净的时光隧道

究竟还需要多少个漫长的日子?

风中有人在絮语

有人在栈道的尽头轻声吟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一阵暗香,送来远方的细语

我喜欢

这所有花瓣上的残留……

苦菜花

早春的冽风中

许多的生命还沉睡在梦乡

你就穿一身绿裙

身披着黄金的嫁妆

在山地里把小曲儿尽情歌唱

苦菜花、苦菜花

这些朴素的山里女子

还没有来得及享受

春天里少女般的美好时光

一转眼的功夫就满头白雪

如今,每一个黄昏

她们站在故乡的山岗上

踮起脚尖朝山那边眺望

在一阵阵山风的吹动下

孩子们举起小伞纷纷流落远方

不知道那里可有雨露

不知道那里落尽风霜

在这夕光流淌的时刻

这些孤苦伶仃的草木

站成了我乡下母亲的模样

空 船

暴风雨来临

惊骇的闪电

将乌云划开滴血的裂缝

一只空空荡荡的船

在铺满夜色的大海上疲惫前行

摇桨的人早己四散

鼓起的风帆也戛然折断

为什么要出发呢

前方是永远也看不到的彼岸

曾经沉湎于鸥鸟的飞翔

曾经醉心于迷人的远方

而我们依旧是两条惊恐的鱼

找不到前行的方向

天地在一瞬间缝合

灵魂犹如被巨大的黑洞吸引

我己经泪流满面

却无法找到那只曾经牵着的手

这肆虐的暴风骤雨

是要把我们从这船上抛向天空吗

那颗跳荡的心也渐渐冰冷

被这恶魔般的海水撕碎吞噬

一只船,一只空船

谁能够听得见它绝望的呼唤

腊 八

大雪封山

远游的人不知何时归来

站在柴门前久久眺望

她深陷的眼眶里涌出的泪水

一瞬间凝结成盛开的冰凌花

柴火肆意燃烧

是要把这个寒冷的冬天融化吗

炊烟是谁伸出了长长的手臂

急切地在呼啸的北风中摇晃

召唤出门在外的儿女们回到故乡

山里真安静呀

听不见一声鸟雀在枝头啼鸣

唯有灶台前煮粥的母亲

火光扑打在她的脸上

如一尊雕像,

幻化成慈祥的女神

稿件录入:马文莉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