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黄南报文学副刊 静寂的山林 可可西里边缘低语 飞鸟的踪迹 找不到你的踪迹

第7版:文学副刊 PDF原版PDF原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0 年 07 月 27 日 星期一   07

可可西里边缘低语

太阳悬在玉树正空,没有完全散开的桑烟半空中若有若无。之上,是神灵开始的中午,这个人间,面目纯洁,从容淡定。他们不迫的行走,从绻缱的奔波刚刚抵达高地。

弥散松柏清香的大地,天蓝风低,男子背向结古,把细碎的眷念慢慢揉进七月。玉树越来越高了,此刻男子的牵挂远在湟水谷地,在昨夜绵绵的长风中,有关记忆和遗忘在彼方没有一丝信息。心有千结,纵然狂风席卷,也不会掀起点滴涟漪。至于子夜,荒甸明月清照,孤狼嚎叫如散开的格桑,一人徘徊,旷野空寂的梦境,在早晨醒来之后就模糊不清了。

他走向一只黑颈鹤的舞蹈。前两天,男子驱车让娘,在隆宝滩矮草密实的草甸,把一天绵延不绝的风挡在了心的左侧:他仰天躺下,右侧一只黑颈鹤悠然独步;周遭,散布的牛羊,三两个旅人,吆喝着摩托消失在天路尽头的康巴骑手,在它的视域皆为空物。黑颈鹤的舞蹈卓然,犹如舞台上的王,有大地物换星移的跌宕,有对天翻地覆的坦然不惊,有在隆升的台地生命绝美的冷寂和热烈。现在,男子四肢摊开的姿势是舞台上的另一个表现主题,但完全不能掩盖男子忘却一条大河的汹涌而彳亍内心高陆的心境。

大风起时,黑颈鹤展翅飞过让娘。它的翅膀扫过玉树的天空,黄昏从张开的双翅像天河飞瀑下来。男子隐没在沉沉暮色。

前面是荒原前面仍然是荒原。男子记得,在旷野腹地,一顶白帐篷开放,十八岁的卓玛(这是一个真实的情节)对注视的男子粲然一笑,仿佛相遇经年。两天之后的正午,卓玛了无踪迹,那一片旷原依旧在让娘的怀里静静展开。男子重重抽了一口烟,一股青烟袅袅飘向窗外,倏然无踪。玉树空了,男子被风挟裹着远去,甚至没有留下点声息。身后的荒原依然青草旺盛,阳光纯净,只有草原深处骤然响起的马蹄声让一个女子心跳一夜。

缓坡上觅食的几只藏羚羊抽回男子的视线,大雪藏在天空后面,青草已见金黄,翻过低岭伸向更远的地方。藏羚羊奔跑的姿态是高地生命激越的彰显,速度见证了男子的生活,他在藏羚羊驭风的日暮,看见了自己原来的模样。一个月后的深夜,男子在南山脚下独居七楼,再次揣摩它荒野中远了的影子,双眼朦胧。

大马力越野车在可可西里边缘有风的样子,只是越来越重的暮霭含混了前行的身影。在激流和崎岖的便道,它把男子送往星星密布的深夜。透过晃动的车窗,两道光柱将男子的莽原向前面扩展。极远处,尚未消逝的一缕夕光撕开了天际,苍远而神秘。可可西里愈加苍茫沉厚,天空低压,星光通彻,此起彼伏。星系激起巨大漩涡,男子恍惚,有些闪烁的星星大约是不可忘却也无法纪念的日月。心灵和身体的故乡总在身心交瘁的时候打开。

这如何是好?“天上洁白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到远处高飞,只到理塘就回。”凌晨,车驰上天路,一个拐弯,直向心中的地方驰去。

男子,又在期待中上路。

稿件录入:马文莉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