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标题导航 版面导航

黄南报文学副刊 月光下的影子 夜行火车 孤独者 破寒惊春干枝梅

第7版:文学副刊 PDF原版PDF原版
pdf阅读器免费下载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21 年 01 月 11 日 星期一   07

月光下的影子

冬天的夜里,月亮像一面纤尘不染的明镜,高悬在墨蓝色的天幕上。那些隐约含蓄的村庄和村庄中的树木,就成了天幕前的背景。寂静异常的村巷里,突然响起大人和孩子们极清晰的说笑声,那声音透过空旷的夜色传得很远,让一村子的人都知道,是皮影戏散场了。

我紧紧牵着大人的手,走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心里充满了一种无可名状的恐怖和惊奇。那时候我还不清楚刚刚看过的皮影戏的名字叫做《梦斩泾河》。但我确实被那些五彩缤纷的影人儿和它独具特色的乐曲震动了。丞相魏徵不徇私情,竟然在午时三刻的睡梦里,将犯了天条的泾河老龙处斩。真让人不可思议。一路上,那些委婉动听的阴腔阳腔,萦绕在我的耳朵两旁。那个须发虬然,龙首人身的老龙形象,不断闪现在我的眼前。阴间和阳间,历史和神话,竟然透过那个小小的亮子,被皮影艺人们演绎得淋漓尽致。真是太神奇了,神奇的令人毛骨悚然。特别是在那个有月亮的冬夜里。

大人们并不关心我的心思。他们意犹未尽地谈论着刚刚看过的剧情。谈到动情处,有的人还手舞足蹈,边走边模仿起戏中人物的动作和道白,而有的人则学起皮影戏里的唱腔来。白亮亮的月光,就将我们的影子投射到地面上或者路旁的土墙上:高的和矮的,胖的和瘦的,动的和静的。让人立刻又联想到亮子和亮子上面形态各异的人物。我就想,皮影戏的发明者,是否就是受了月亮下影子的启发呢?

皮影的奇妙,就在于它的亦真亦幻。人们都知道那些牛皮制作的人、马、鬼、怪都是假的。但它所表现的历史和历史人物却是真的。过去的人们迷信,认为人的影子,是他自己的灵魂。鬼怪为阴,所以他们没有影子。人们在荒郊野外走夜路时,就常常被自己的影子和脚步声吓出一身冷汗来。而皮影戏,就是利用了这种光和影的微妙关系,利用了阴阳两界的更迭和交替,表现了一种源自灵魂的东西。因此,皮影戏完全不同于其它的戏剧,它不需要那么多复杂的舞台灯光,而是借助一盏简单的灯光以及由灯光投射到亮子上的影子。影子的人物雕刻得再精美,总给人以虚幻的感觉。就像人穿了再华贵的衣服,影子里是看不出贵、贱、美、丑的。影子就是影子,它只反映精神和灵魂的一面。皮影的人物和道具,离开了光源和亮子,就只能是一堆失去了灵魂的精美物件而已,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性格和精神面貌,就不复存在。影子戏最初产生于巫术信仰,但它在反映人的灵魂这一点上,古今同理。

一场皮影戏结束了,锣鼓息声,人去灯灭。那些叱咤风云的文官武将,那些莺歌燕舞的才子佳人,纷纷退场。亮子上空无一人,四下里一片月光。任我们白天穿金戴银,山珍海味;任我们白天巧舌如簧,极尽表演。面对夜里如银的清辉和自己茕茕孑立的形只影单,我们不得不承认那是你真实的灵魂的影子。就像那一面亮子上的皮影演出,你能分清哪些是假?哪些是真?你能肯定这世界当中的过去和未来,哪些是虚空?哪些又是永恒?皮影和人生,本质上是相同的。

我们无法坚守自己的平静和自由,是由于都被套上了一副身不由己的操作杆。而这个无形的操作杆,却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幸运与不幸、快乐与忧患、忙碌与安逸,总是相随相从,让人身不由已,疲于奔命。

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个有月亮的晚上,和大人们一起看皮影戏的事情。那时候的小孩,已经长成了大人。那时候的大人,早已变成了老人。而那时候的老人们,已经灰飞烟灭。但我仍然记得,他们在月光下,投在路面上和土墙上面的影子。我相信那就是每个人的灵魂。我多么渴望,在一个月白风清的冬夜里,在村庄的麦场上,能够再看一场原汁原味的皮影戏。再重复一次看完皮影戏后的快乐和投在土墙上的影子。然而,那种极具诱惑力的锣鼓声和板腔,已经渐渐远去。那种抖动着镂空的身姿伸腿缩肩的影人儿已经远去。就连那一轮皎洁的月亮,也已经远去。我怀疑,我们真实的灵魂,是否也跟着它们渐渐远去。

稿件录入:项青尖措
3上一篇 下一篇4 朗读 放大  缩小  默认